• <tr id='oBhwMt'><strong id='V5R9Mg'></strong><small id='fxgGck'></small><button id='JX2LqF'></button><li id='QKE7ZW'><noscript id='KyT4AQ'><big id='4vQ7vC'></big><dt id='QznxIJ'></dt></noscript></li></tr><ol id='OLpJz1'><option id='Ep1S4F'><table id='8kDORC'><blockquote id='hGUb2k'><tbody id='Kse5L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6vXw3G'></u><kbd id='6FjODn'><kbd id='GLhXm3'></kbd></kbd>

      <code id='pi3f9V'><strong id='o4z3px'></strong></code>

      <fieldset id='yvqY5F'></fieldset>
            <span id='mgTCnx'></span>

                <ins id='7bkCS8'></ins>
                    <acronym id='6cN9lr'><em id='1qMMEM'></em><td id='T7ef3v'><div id='3x6TMc'></div></td></acronym><address id='FWMDTt'><big id='HQtTiL'><big id='U6I0Fr'></big><legend id='iFw35a'></legend></big></address>

                      <i id='XbqMAg'><div id='ZM0GZK'><ins id='feLE5Q'></ins></div></i>
                      <i id='lSUPcj'></i>
                        • <dl id='CShkC4'></dl>
                            <blockquote id='hb7XOk'><q id='yenNVO'><noscript id='mnDg1p'></noscript><dt id='mRUMiQ'></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kN37k'><i id='ItltAk'></i>

                            首页

                            中国旅游巨头“携程”进军日本市场

                            时间:2021-01-27 13:51:30 :“新新闻主义之父”汤姆-沃尔夫逝世享年87岁 | 浏览量:15749

                            家彩网听说你把花草也修剪好,我就不敢把日子过潦草。“新新闻主义之父”汤姆-沃尔夫逝世享年87岁

                              思想的邮差,温和地走

                              2008年10月22日,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兼《读书》杂志主编沈昌文在北京三联书店外。 视觉中国供图

                              沈昌文晚年还常出现在北京街头。他脖子上挂着U盘和PDA(掌上电脑),肩上背着双肩包,常去位于美术馆东街22号的《读书》杂志编辑部“约会”。那里有一台复印机,他称它为“复小姐”,那是他的“情人”。

                              他要带着U盘去找那个“情人”。U盘里装着他在网上寻来的文章,他一开印,其他人的复印得往后排,打印纸和墨盒,因为他的到来而需要频繁更新。

                              离开时,他的双肩包总是被塞得鼓囊囊的。有时,包里还塞着他在旧书市场淘来的书。这些文章和书,不久后就会出现在一些朋友的信箱或所在单位的收发室。这好似家常便饭,沈昌文下雪也送,这种上门服务很多友人都享受过,费孝通的助手张冠生多年来积攒了几十本。

                              退休后的20余年里,沈昌文一直坚持这样在北京城转悠,早些年胯下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后来自行车骑不动了,他就坐着公交车或者步行,一边听邓丽君的歌,一边在京城四处游荡。他最后一次出现在《读书》杂志编辑部是在2020年10月底,那时他已经被确诊肝癌晚期。

                              用草鹭文化董事长、真格基金创始人王强的话来说,沈昌文是一位无法复制的思想邮差,无数件装着思想和文字的包裹得以经他的手踏实地传递给每一位如饥似渴的中国读书人。

                              那些文字印在自1980年3月至1996年1月的100多期《读书》杂志和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三联书店出版的书里。沈昌文是那个时代的《读书》杂志的主编、三联书店的总经理。这个最高上到初中一年级的老者,被认为是中国出版史上“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只是如今这个“邮差”再也没办法亲自送那些“包裹”了。2021年1月10日,女儿发现,90岁的沈昌文在睡梦中辞世。半个多月里,文化界关于他的哀悼与追思一直在持续,人们怀念他主持的《读书》和三联书店,以及那个时代。

                              他1980年4月起担任三联编辑室主任,兼《读书》杂志负责人,1986年1月1日成为三联书店恢复独立建制后第一任总经理,直至1992年12月从总经理的位置上退居二线,但继续任《读书》主编至1996年1月1日退休。

                              王强把《读书》杂志比作一个交换思想的集市,“这个集市充分体现了一种自由的东西,体现了一种自由、美、高尚道德”。“在当代中国文化、学术、思想的发展史上,在当代中国精神发育和公共空间建构上,如果只能评选一本杂志,无疑首推《读书》。”史学家雷颐说,《读书》是中国思想文化界的一个启蒙刊物,一个风向标。

                              有人评价沈昌文的一生是“为了书籍的一生”,他却时常自嘲是“学徒工”“书贩子”。其实他的人生,要远比任何人的述评复杂。

                              沈昌文生于1931年的上海滩,家道中落,自幼失学。新中国成立后他考进人民出版社。“文革”期间全家被迫下放至湖北咸宁农村,经历数次风波后,从校对员起步当上主编、总经理。退休后,他迎来自己出版生涯的“黄金时期”。

                              沈昌文曾说过:“我这一生做人,就是在温和地奋斗。它不是非死即活的。求生存、求发展,人都必须要温和地奋斗。这是我一辈子的主张。”

                              他自称“知道分子”,而非知识分子。 “我们之所以可以在中国社会转型的最复杂的年代里,把一个思想评论杂志长期坚持下来,读者越来越多,靠的无非是认识到自己的局限和无能。因为一己之无能,才能联络到那么多能人,把这么一个其内容远远超过我们知识水平的杂志,有声有色地办了恁多年。” 沈昌文说。

                              “我们的‘说话’方式,就是自己不说让人家说。” 沈昌文将办《读书》杂志的经验总结为“三无”:无能、无为、无我。在杂志编辑部,除了主编沈昌文的出身是银楼学徒工外,编辑队伍里还有当过油漆工的、开过卡车的,稍微强一点儿的是当过“工农兵学员”的,没什么学历与专业知识。王蒙曾经评价,这是《读书》杂志进入“兼收并蓄的‘无’的状态”。

                              沈昌文办过读书“沙龙”“俱乐部”,后来,从电视厂售后服务的广告得来灵感,活动改名为“《读书》服务日”,每月一次,没有主题,不限形式,租个咖啡馆,摆十几张桌子,读者、作者花三两元买某个一起闲聊的下午,编辑活动其间,讨教主意。王蒙的《论“费厄泼赖”应该实行》就是在喝咖啡时聊出来,后来成文发表。

                              活动地点有时是东四附近的点心店,有时是朝阳门外的冰激凌店,或者咖啡店。王蒙每月必去,语言学家吕叔湘也来参加过。有商人“谈得高兴,临行掏出支票,说今日全由他付账”。

                              沈昌文还爱组织饭局,这是他联络作者的“法宝”。他带王蒙吃过大闸蟹,带郝明义吃过臭豆腐,带陈冠中吃过洄鱼,带许纪霖喝过豆汁。饭局也就成了他约稿和聊出版选题的地方。

                              朋友们称他为“饭局局长”。他因此引来过批评,但靠着“吃”,他征服过不少文人。李泽厚、金庸、罗孚、秦晖、钱理群等都曾出现在他的饭局上。

                              他也确实爱吃,尤其是红烧肉。他负责《读书》杂志时,编辑部常有红烧肉的香味飘出来,当然,也有啤酒、咖啡,它们一起构成20世纪八九十年代编辑部里必不可少的三样东西。

                              “编书犹如下厨。”他年轻时常开玩笑:“想要征服作者的心,先要征服作者的胃。”“目的是从他们那里汲取知识资源”,再传递给读者。他喜欢把认识的不认识的拢到饭桌上,让他们彼此认识、交流,甚至争论。很多人都成为他的作者。

                              上世纪80年代,在这本不大的杂志上,他们探讨不准用“?”的生活,谈论中国女性的问题,思考商品经济条件下知识分子的去向。那些作者的一篇篇文章又经《读书》编辑部汇集成刊,变成一个个“思想文字的包裹”出现在全国各地读者的手上。

                              这样的包裹曾寄到内蒙古一个离退休的老头特吉斯手里,让他不再是那个“闭目塞听的可怜虫”。他从1983年就开始订阅《读书》。在1996年元旦写给《读者》编辑部的信中他写道,为了买到《读书》介绍的好书《顾准文集》,他寻遍呼和浩特的大小书店。亦有身处国外的读者,在国外图书馆遍寻无果,回国后带着几本杂志出国,杂志在朋友间流转。

                              1981年,在一次饭局上,华裔作家韩素音向沈昌文介绍了《第三次浪潮》,并随后寄来一本英文本。沈昌文先找翻译家董乐山先生翻译了部分章节在《读书》连载,那些内容立即在中国产生了“强大的冲击”。

                              1984年,该书公开发行。钱学森专门写过评《第三次浪潮》的文章,指出“书中提到的电子计算机、航天工业、海洋开发、遗传工程等新兴技术,确实对我国生产力的发展具有很重大的意义”。

                              在沈昌文看来,那些年他经手出版的书中,最有名的是美国作家房龙的著作,尤其是《宽容》。沈昌文在《也无风雨也无晴》一书中回忆道:“几经研究,我觉得他的《宽容》最符合当前需要。我们多少年来,特别在‘文化大革命’的年头,受的教育都是要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现在当然要改变,要提倡宽容,使人们的生活更舒适、更自由、更多生机和活力。”

                              这本1985年出版的书影响很大,吕叔湘后来专门夸赞过沈昌文,“这题材选得好”。沈昌文去世后,有人想起上世纪80年代父亲带他去汉口的书摊花2.05元买下《宽容》的那天,父亲说:“这是好书”。

                              “一个没有自己专业、没有特定立场、没有特别固执的角度的人,也许在那个时代当一个主编,恰恰能够开出一个百花齐放、自由争鸣的杂志。”1986年就开始成为《读书》作者的葛兆光说,沈昌文没有偏见,这是他最大的好处。

                              那时,经沈昌文手出版的书还包括瓦西列夫的《情爱论》、杨绛的《洗澡》、蔡志忠的漫画、金庸的武侠小说。当年出版杨绛的《洗澡》时,沈昌文被问“属于你的分工范围吗”,出金庸的武侠小说时,武侠小说尚在限制出版之列,还有“毒害青少年”的罪名。但这些问题都被沈昌文化解了,他说《洗澡》有“深刻的文化内涵”,说金庸的武侠小说有“很强的人文思想”,最后出版方案都被批准了。这也是出版人陈昕觉得沈昌文最令他敬佩的一点,“在错综复杂的环境里,冲破重重阻力,想方设法出版好书、办好杂志。”

                              在出版界干了一辈子,敬重沈昌文的人不少。他把多年积攒的人脉和和五花八门的京城餐馆都放进脖子上挂着的PDA里。他曾形容自己的晚年生活就是“做媒”,有媒体记者找到他,寻找某位作家的联系方式,他立刻找到就给。

                              暮年,沈昌文送走了许多人。一起张罗“思想操练”的费孝通、吕叔湘、金克木、许国璋、陈原、范用……他组局的机会越来越少。

                              73岁的时候,他说自己的思维已经衰退了,但肠胃功能还很好。他还是愿意参加年轻人组的饭局,每天和有学问的人一起吃喝。有时候,免不了带几本从旧书摊淘来的书,供朋友们挑选带走。

                              晚年,他最常待的地方是西总布胡同里60余平方米的“书房”。《文汇报》编辑陆灏去过那里,在那些被沈公的藏书摆满的房间里,陆灏见过周建人为沈昌文题的一幅字,写着他哥哥鲁迅的诗:“杀人有将,救人为医。杀了大半,救其孑遗。小补之哉,乌乎噫嘻?”

                              上个月,陆灏得知出院后沈昌文胃口一直不太好,就给他寄去醉蟹和秃黄油,这是沈昌文最爱的家乡味。确诊肝癌晚期后,沈昌文在医院没住几天,就闹着要出院。虽然他那时耳朵已不大听得见,胃口也不怎么好,但出院后,又像好人一样开始工作,每天忙个不停。

                              陆灏问沈昌文的女儿:“老沈最后几天说过什么?”

                              “他说对你的醉蟹最喜欢,我晚饭时给他夹出一只,他就乖乖地问我,喝一个啤酒吧,有螃蟹,其实他已经不大吃饭了,但能吃完一只蟹。最后一天是周六,从白天就迷糊,像是在微醺状态下,我用按摩锤敲打他后背,他一副舒服的样子。”他女儿说。

                              胡同里的邻居最后一次见沈昌文是2021年元旦过后,他照旧背着双肩包去书房,独自一人。

                              书房里的书堆得很高,他在那里上网,看书,或者听邓丽君的歌。透过书房几扇朝南的窗户,看得见泛黄的旧书积在阳台,冬日斜阳洒在某酒家的手提袋上,几支毛笔静静地挂在朝北窗台的笔架上。这在那栋红白相间的小楼里算得上显眼。只是,如今那些旧日的纸与笔再也等不来它们的主人。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张奥林】
                              针对记者的提问——“为什么中国上下能迅速被动员并行动起来?”艾尔沃德用一个形象的比喻说:

                              “金饭碗”不再,警钟已经敲响。事实上,科技浪潮冲击下,柜员所面临的抉择仅是万千银行人转型的一个侧影。未来银行会选择怎样的发展形态?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得到银行青睐?这些是当今银行从业者或者有意迈入银行体系人员更为关切的话题。

                              突然间,小陈所属的支行要求柜员岗位“只能减不能增”,“除了支行是4个柜台,其他(下面的网点)不能超过3个”。昨天还端着“金饭碗”,今天自己就被AI取代了。

                              全国已有4.26万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无一人感染,这是如何做到的?昨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记者见面会上,河北省援鄂抗疫第一、第二批医疗队队长袁雅冬介绍了援鄂医疗队的防控措施。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陈利江挂任四川省政府副秘书长

                              联讯证券研报指出,截至2019年1月2日我国共有1179家社区银行退出,但综合数据来看,退出的社区银行数量远少于新设,经过2018年大规模扩张后,社区银行的扩张逐渐回归理性,扩张速度下降。  一天中正常的工作时间,上午9点到下午5点,小孙一门心思扑在客户身上,除了接待客户介绍产品,还要去拓展客户范围。如此一来,汇报业绩、产品培训等诸多事情便只能靠加班来做,经常周末也是安排满满。  再例如邮储银行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该行累计压降台席5540个,优化柜员3384人,其中2372人调整至网点营销团队。  漳州市20例(芗城区9例、龙文区1例、云霄县2例、诏安县2例、长泰县3例、东山县1例、南靖县1例、龙海市1例);

                            中粮期货试错交易:5月16日市场观察

                              就职于上海某国有大行的小孙,从最开始“逃不脱”的“坐柜”,到之后转岗到个金客户经理,历经了多数应届生银行职业轨迹的初步变迁。如今,小孙每天都会被理财、基金、保险这“三驾马车”压得喘不过气来。  3月6日,从曼谷飞往上海的TG664航班上,飞机抵达上海机场后,客舱有肢体冲突事件发生。泰国航空官方称确有此事:航班抵达后等待了7小时左右进行检查,一名中国女乘客表现出不满态度,并向女乘务员咳嗽,工作人员遂立即将她压制在座位上,并告知其他乘客保持安静,耐心等待疫情消毒检查进程完成。据泰国媒体报道,之后该乘客镇定下来,并同意坐下继续等待检查。  以农行为例,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超级柜台已覆盖全行2.2万个网点,对柜面业务的替代率达94%以上。超级柜台是农行智能对客服务渠道和平台,由“软件”+“硬件”+“后台”构成。同时,该行精简高柜1.4万个,1.46万名柜面人员充实至营销服务岗位。事实上,近年来该行柜面人员占比持续降低。2016年至2018年各年度末,该行在岗员工中,柜面人员数量分别为14.76万人、13.84万人、12.08万人,占比分别为29.7%、28.4%、25.51%,同期的营销人员占比则分别为22.5%、22.6%、23.49%。  他还提到,在疫情防控形势出现积极变化的情况下,要把握创建导向,调动广大市民积极参与,打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期权观察:波动率持续回落

                              技术取代重复琐碎的人工,毋庸置疑的是,科技日新月异必然会对传统银行网点带来深刻影响。如此一来,有种“简单直接”的操作是:干脆就不要网点!  这里41天没有发生疫情,是全体居民共同努力的结果。武汉是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  报告进一步分析指出,在城市发展和医疗卫生硬件环境构建的过程中,要注意保持总量与人均水平的协调性与同步性。  这里41天没有发生疫情,是全体居民共同努力的结果。武汉是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

                            思维层次决定人生高度

                              当他提及给疑似病人取拭子时,记者追问:“拭子是用来做PCR测试的,对吧?他们做得能有多快?直到前不久,我们(美国)还得把所有样本都送到亚特兰大去。”  漳州市20例(芗城区9例、龙文区1例、云霄县2例、诏安县2例、长泰县3例、东山县1例、南靖县1例、龙海市1例);  当然,客户经理的收入也与个人业绩表现绝对挂钩,业绩好的客户经理收入会非常可观。有银行人士表示,“客户经理的业绩会跟所处的环境、客群、个人能力和状态有关系,影响因素会很多,不像柜台基本都差不多。”  “疫情发生后,我们的城市摁下暂停键,武汉人民识大体、顾大局,克服疫情给务工、经营、就业、生活带来的种种困难,积极支持配合党委政府的各项防控措施,守望相助、同舟共济,全力以赴抗击疫情,展现了坚忍不拔的顽强意志和甘于奉献的牺牲精神,令人钦佩,我向武汉人民、湖北人民表示衷心感谢。”

                            中美前高官及商界北京聚论经贸“解结”

                              此外,该行风险类岗位包括数据分析经理、风险政策经理、贷后管理经理等多个岗位,多数岗位还设有细分方向。例如,风险政策经理包括农业金融、汽车风险、信用风险、零售信贷、生活金融等多个方向。这些岗位大多需要有3年及以上的信贷管理经验,同时具备较好的数据分析及数据处理能力,有些需要熟练使用R、python等统计分析工具。  西安的小张已在银行工作了三年多,在她看来,大多数人进了银行,大概一年内就能判断出是否喜欢这份工作,如果的确不喜欢或不太适应,可能会选择离职,但很少会有“无法转岗”等原因造成的离职,“因为银行基本都会给你安排的,就是角色不一样,一般看个人喜好和特色”。  此外,该行风险类岗位包括数据分析经理、风险政策经理、贷后管理经理等多个岗位,多数岗位还设有细分方向。例如,风险政策经理包括农业金融、汽车风险、信用风险、零售信贷、生活金融等多个方向。这些岗位大多需要有3年及以上的信贷管理经验,同时具备较好的数据分析及数据处理能力,有些需要熟练使用R、python等统计分析工具。  针对美国民众普遍关心的治疗费用问题,艾尔沃德也做了一番对比: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测试是免费的。确诊患者的医疗保险满额后,国家会承担一切治疗费用。

                            相关资讯
                            震动国际少女反抗丈夫强奸将其刺死后被判死刑

                              3月3日,甘肃省人社厅解读《2020年支持未就业高校毕业生到企业就业项目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  中国银行业协会研究部副调研员王丽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方面在于定位不明确,缺乏核心竞争力。当前,社区银行经营范围相对狭窄,主要体现在理财产品问询及售卖上,定位较为尴尬,竞争力明显弱于综合性网点;另一方面,移动支付等金融科技快速发展,对社区银行的一些便民服务项目产生了替代。<!--article_adlist[<imgstyle="max-width:640px"id="3"src="http://n.sinaimg.cn/spider202039/676/w544h932/20200309/70c4-iqrhckm4083406.gif"img-size="544,932"ocr-text="心外危重症中心医生田夏秋神仙颜值的医生夫妇上热搜在天安门广场惊险抢救中国青年报今天和她的丈夫北京朝阳医院医生夫妇上热搜医生夫妻看升旗时抢救心跳骤停老人占u名占b泌尿外科的医生钱小松今天这两位救人者是北京安贞医院一对天安门救人的了位胆友读设为星标客户端今日热文篇原创内容-位朋友关注百强实践进入公众号投诉中国青年报不再关注推荐给朋友取消历史的一份底稿闷伦设置海ZS旧客户端今日热文入占后怕推荐给朋友<>y<>><pp>=*非设为星标篇原创内容一旧位朋友关注百强实践中国青年报进入公众号不再关注投诉历史的一份底稿取消客户端今日热文入S后推荐给朋友<z#p昨=恤论设为星标篇原创内容一旧位朋友关注中国青年报百强实践进入公众号不再关注投诉历史的一份底稿取消客户端今日热文推荐给朋友<zZ#n昨=v恤设为星标百强实践中国青年报进入公众号设置不再关注投诉C篇原创内容-G位朋友关注历史的一份底稿取消=人Sb客户端快撤-菲律宾火山喷发电光四射我使馆发安今日热文推荐冲上热搜为什么你的手机还没愉用上北斗真相来了-中国青年报位朋友读过追踪-师娘优美感论文曾出书出版社回应-人民日报也发声ob篇原创内容--位朋友关注百强实践进入公众号历史的一份底稿位朋友读过之位明友读过>=TSa全提醒=四T表X不再关注一用"img-code="0"/>]article_adlist-->  201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小陈通过校招层层筛选,如愿以偿入职常州市某国有大行,端上了“金饭碗”。按照以往惯例,分配到具体网点后,她要先从柜员(曾被业内亲切地称为“桂圆”)岗做起。然而,一年多过去了,小陈所在银行网点的柜台数量由5个减少至3个!

                            热门资讯